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比驴得水更讽刺舒淇的这部大冷片竟然能过审

2018-10-13 01:41:50
比《驴得水》更讽刺!舒淇的这部大冷片竟然能过审

今年的春节贺岁档,虫哥唯独遗漏了《健忘村》没有说。

没有说,不是虫哥那时偷懒,也不是对《健忘村》无话可说,而是虫哥没有能看到《健忘村》。

我所在的城市,《健忘村》的排片少得可怜,在春节档,几乎所有的黄金时段都被《西游伏妖篇》、《功夫瑜伽》以及《大闹天竺》瓜分,而那些不太黄金的时段,也都被《乘风破浪》甚至《熊出没》迅速占领。

《健忘村》,在很多电影院一天都排不到一场,而且时间大多比较尴尬。描写春天的句子

虫哥好几次想要专门抽时间去看《健忘村》,都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但事实上,在春节档的几部影片里,《健忘村》让我产生的好奇心,是不亚于周星驰和徐克的《西游伏妖篇》的。

从预告片我就看出,《健忘村》很有想法,这八成不是2em;">舒淇好看,而且好看的很有特点。

她在大荧幕中一出现,我们就知道这是舒淇,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她的容貌不算极标致,却乍一看就能感到惊艳,久看更能心生迷醉。她的气质有种明媚中掺杂迷离的意味,她可以成熟性感到魅惑众生,也能够清纯可爱到恬淡自然。

这样的演员,是珍宝级的。

她不但有颜值,更有演技。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磨炼,历经了侯孝贤、冯小刚等导演的指导,她对于角色的拿捏已经可以说是信手拈来,就算是演烂片,她也是烂片中演技突出的那一个。

在《健忘村》里,和她对戏的,是王千源。

王千源不是TFboys的合体,他的演技,一百个三小只加起来也比不过。

早在《钢的琴》里,王千源饰演的下岗工人就征服了很多业内人士,那时,他就拿到了东京国际电影节的影帝。

15年的《解救吾先生》,王千源饰演绑匪华子,他的表演让很多观众觉得他就是绑匪本人,几个细节,如被捕后吃饺子和向母亲告别,王千源都处理地无可挑剔,让人赞叹。

舒淇和王千源的组合,不管拍什么,我都会给予十二分的期待。

三月份,《健忘村》的高清资源终于出现,我也迫不及待地看完了这部影片,看完之后,我的反应就是:

这样的电影,竟然能过审!

或者说,《健忘村》太聪明,全片都在隐喻,都在讽刺,却偏偏一切都落在了暗处,明处一点儿把柄都不给有关部门来抓。

说它是“屠龙(龙标,即电影“准生证”)高手”,名副其实。

《健忘村》要讲的故事,细思极恐。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裕旺村”的村庄。

裕旺村,欲望村,顾名思义,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名字的寓意。

解析这部电影,就让我们从电影中裕旺村的三任村长说起。

三任村长,分别对应了村子的三个时期。

任的老村长,是一个传统中国家长制社会的统治者。在他担任村长的时期,村子基本还是一片和谐景象,但已经暴露了不少问题。

村民大饼因为误食毒饼而身亡,没有人在意事情真相,村民们很快就瓜分了大饼的财产,村长更是咬定大饼的老婆秋蓉就是凶手,将她绑了起来要处以极刑。

而秋蓉的身世更是凄惨。她从小就寄养在村长家,和村长的儿子丁远青梅竹马,却在丁远离开村子后辈村长以几头猪的代价卖给了大饼做老婆,几次想要逃走都没能成功,日常生活中,秋蓉被大饼拷上了脚镣,过着没有自由的生活。

命运凄惨的秋蓉,自私自利的村民,阴毒专制的村长,在裕旺村这个小社会中,人人都有着各自的欲望,又都因为欲望而变形,变得没有人性。

一切因道士天虹真人田贵的到来而改变。

田贵路过裕旺村,带着宝器“忘忧”,忘忧可以消除人的记忆,从而忘记烦恼。村长和村民见到宝物后就起了歹意,灌醉了田贵,想要占据“忘忧”。

田贵在村里外来户方大侠的帮助下得到了自由,找回了“忘忧”,并且和村长合谋清除了村民们的记忆,村长为了更方便的集资修车站,让村民们更好地被控制,却也把自己陷了进去,终,他也被田贵清除了记忆,成了没有记忆只知道听话的人。

于是故事进入了第二阶段,田贵清除了村子里所有人的记忆,村民们忘记了一切,包括他们的名字。

男的以甲乙丙丁命名,女的则以一二三四花命名。

秋蓉颜值高,就成了一花,变成了田贵的村长夫人。

裕旺村成了健忘村,村民们乱七八糟的欲望,汇聚成为了田贵一个人的欲望。

田贵命令村民们在村子里挖宝,是想要找到宝物“解忧”,从而找到自己失去的记忆。

变数再次出现,强盗“一片云”团伙出现在了村子里,掀起了腥风血雨。

与此同时,秋蓉发现了自己曾经和旧情人丁远的通信,开始怀疑田贵,并且偷偷用“忘忧”看到了村子里曾经真实发生的一切,认识到了田贵的骗局。

终,方大侠打退了强盗扬长而去,就在我们都以为村子会恢复原状,村民们会在“解忧”的帮助下找回记忆时,真正细思极恐的结局出现了。

村民们的记忆没有恢复,而是被新的村长控制。

新的村长就是秋蓉。

为了和丁远好好过日子,秋蓉消除了村民们关于自己和大饼以及田贵的记忆,所有的村民又成了没有灵魂的动物,他们看上去快快乐乐自由自在,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裕旺村看上去成了桃花源,成了乌托邦,却其实已经成了一个专制社会,所有人都臣服于秋蓉,而“忘忧”,无疑就是权力的象征。

导演想讲的,怎么会是一个喜剧故事呢?

同样是在偏僻山村中发生的故事,《健忘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驴得水》。

《驴得水》中的张一曼,《健忘村》中的秋蓉,都是非常值得细想的女性角色。张一曼在自我进行“解放”之后终走向了毁灭,而秋蓉在受到不公后终开始反抗,这其实都是中国女性在近百年来地位变化的缩影。

《驴得水》聚焦的是中国人情社会里的人的劣根性,而《健忘村》的思索,却更体现在政治上。

如果你读过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和《1984》,会更容易理解《健忘村》想说些什么。

中国的社会,不论小到什么单位,都是离不开政治的,离不开政治,则离不开礼法,离不开礼法,则离不开人情,离不开人情,则离不开欲望。

这是一个循环,《健忘村》在探讨的就是:

当欲望真的荡然无存,社会的秩序该如何构建?

答案是可悲的,当一个个小的欲望消失,剩下的就是统治者自己的欲望。

当社会被统治者的私欲支配,那才是真正细思恐极的问题。

刨去这些隐喻,《健忘村》做了不少相当有趣的尝试,阿卡贝拉的人声配乐,伴着血腥的残忍镜头,对于虫哥这样的cult片爱好者来说,是非常过瘾的。

总之,《健忘村》并不好笑,甚至并不是非常好看,却值得一看。

在贺岁档的电影里,可以肯定的是,《健忘村》将是未来被提到多的一部。

一个zan=朕已阅!

建筑要闻
移民留学
房产滚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