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逝水流年小说平安夜里的老兵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2:55 编辑:笔名

冬季,如同一位典雅恬静的圣洁天使莅临在佛罗里达洲苍茫的天空之上,用她纤细柔情的双翼向人间泼撒下一片片剔透晶莹的小雪花。精灵般的小雪花们欢快地飞舞着,它们在欢歌,它们在欢庆,又一年的圣诞节来到了。  一个乡村小镇的酒吧间内,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美国老兵汤姆在一大群青年人的簇拥团绕下,正在兴致勃勃地侃侃而谈。  窗外雪花漫天,北风凛凛,而这间不起眼儿的乡村酒吧内此时却是暖意浓浓。  “嗨,老汤姆,讲一讲阿富汗,给我们这些晚辈们讲一讲战争。”一个头上长着褐色头发,闪着湛蓝色海水般眸子的白人青年递给汤姆一罐蓝带啤酒说道。  哧,汤姆拉开了啤酒的拉环,然后用略显低靡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满是好奇心的青年们,缓缓地说道:“我说小子们,谁能帮我一把,把我抬到巴凳上去?我的上帝,我现在恨死这张该死的轮椅了,它好像总是在藐视我,嘲笑我,可我却不能离开它,事实上我已经被它给绑架了。”  汤姆今年还不到45岁,但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得多。他的双腿从股骨以下的部分已经完全失去了。2002年在阿富汗的坎大哈执行任务时,一枚罪恶的地雷使他失去了曾经引以为豪的健壮强劲双腿。军医建议他使用假肢,可是固执的汤姆却说:“宁可整日坐在冰硬的轮椅上,也决不使用那种诡异的玩意儿。”  一位强壮如牛的黑人青年从轮椅上抱起汤姆,把他放在了身旁的巴凳上,就像在抱一个几岁大的幼儿。“伙计,行吗?你能够自如地掌握平衡吗?老伙计,这样很难受,还不如待在轮椅上。”黑人青年目光内满是怀疑,他非常担心坐在巴凳上的汤姆因为没有双腿的支撑而掌握不了平衡突然从巴凳上栽倒在地板上。  “没关系。”坐在巴凳上的汤姆一只手攥着啤酒,一只手臂撑在巴台上。“啤酒很不错。”汤姆说:“小子们,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说到了战争。大伙想在这个平安夜不谈耶稣,不谈天国,只想听听你眼中对战争的认识和自己的看法。亲爱的老汤姆,今天这个屋子里的人,只有你有资格讲述战争,评价战争,因为你曾经是战场上的一分子,并且为战争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刚才那位长着蓝眼睛的白人青年说道。但是,他突然发觉自己似乎提到了汤姆的痛处,于是马上补充说:“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汤姆,我不该说你的腿,我真该死。”他很尴尬,为自己的过失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汤姆笑道,“小伙子,你说的都是存在的事情,因此你不必道歉,更不不必因此内疚。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接受事实,要敢于面对,否则便是懦夫。”然后,汤姆又啜了一小口啤酒:“战争是邪恶的,无论什么样的战争带给人民的都是伤害。”  汤姆的话音一落,整个酒吧忽然变得沉寂起来。先前播放爵士乐的留声机已经被吧员关闭了,其他几张台子上喝酒的客人此刻也和汤姆身边的那些小青年们一样,神情严肃,静静地或安坐、或伫立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汤姆讲述他自己对战争的看法与观点。  酒吧此时静悄悄的,外边的雪花还在缤缤纷纷地落个不停。汤姆目光沉凝地扫视了一圈那些坐在他周围的年轻人,然后娓娓说道:“战争是有钱人的游戏,长久以来却一直打着正义的旗号。信仰民族主义者的愚蠢民众以为自己参加战争是为捍卫自己民族的尊严而战,是为维护自己民族的利益而战,而其实他们只是为那些狡诈的当权者所利用,终成了战场上的炮灰。”  “当然,”汤姆猛灌了一大口啤酒,“就我所参加的阿富汗战役,很大程度上已经摆脱了愚弄民众的那种大言不惭的为民族而战的谎言,有很大成分是为了保护阿富汗普通民众的权益和自由。所以,我的两条腿失去了也是值得的,如果真的是为自由和平等而失去的,那就值得。”  众人一声不响地倾听着汤姆的讲述。人们看到的往往只是那些从战场上凯旋而归,衣着华丽整洁,军步整齐划一的战士们,人们看不到战场上血淋淋的杀戮,听不到濒死者因恐惧而发出的令人窒息的呼吸,看不到战争中扭曲的人性和缺失的良知。很显然,战争被政府过分地渲染了,致使人们一直认为年轻人上战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成为“英雄”的一条可靠便捷路径,而事实上,制造杀戮者无论怎样为自己擦粉涂脂也掩盖不住因战乱而落下的疮疤。  “在阿富汗,那些可怜的普什图族穆斯林被塔利班精神洗脑。他们已经近乎沦为了恶魔的仆人。轰炸机密集轰炸过后,村庄没有了,剩下的只是一些残缺不全的躯体。”汤姆的瞳孔内闪现着无限的恐惧,“可是,经过几年战争,我们终归还是控制了阿富汗的局势,现在那里的人们已经通晓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因此战争的创伤在未来一定可以治愈,并且阿富汗也会有一个崭新的明天。”  “那么,老汤姆你认为战争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难道为自己民族而战不对吗?”蓝眼睛的白人青年问道。  “听着,我的孩子,我一惯认为战争是邪恶的。无论打着自由的幌子进行战争,还是其他,都是邪恶的。而信誓旦旦说为自己民族而战的那些战争骗子,那些思想狭隘者,他们本身就是魔鬼的化身,他们的口号有多么嘹亮,他们就有多么的肮脏。东方人喜欢用这样的口号来欺骗自己的人民,他们是可鄙的。”  刚才抱着汤姆到巴凳上的那位黑人青年向身边的一位白人青年眨了个鬼眼儿,嘻嘻哈哈地说:“瞧,听到汤姆老伙计这么一说,犹如向我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先前我还想参军呢,并且的理想就是去战场,成为英雄,为自己建功立业。可是现在,我的上帝,我的积极性被老伙计给打消一大截啦。”  “不要去战场,不要成为猎物被人猎杀,更不要成为一个狰狞的刽子手,然后进行堂而煌之的杀戮。”汤姆看着这名黑人青年,“记得我的话吧,我的孩子,上帝不允许我们这样,我也曾经象你这样想过,于是上帝便惩罚了我。”  是啊,虽然美国有优越的社会福利,虽然汤姆可以每年免费到夏威夷度假疗养,虽然他衣食无忧,可是谁又愿意用自己可以自由奔跑活动的双腿来换取这些所谓的富足和享受呢?谁又情愿一生都被血腥的战争场景笼罩住自己向往阳光心灵呢?又有谁愿意在午夜的梦魇中被惊醒,在惶恐不安的冷汗浸身中向自己的上帝忏悔呢?  咚、咚、咚,午夜零时的钟声敲响了。“平安夜快乐!”酒吧内的人们互相祝福着。这里没有硝烟,没有战火,充斥的是节日的喜庆和人们忘我的狂欢。  没有双腿的汤姆不能像其他人那样在地板上舞蹈蹦跳,他呆呆地坐在巴凳上,微醉的他目光显得有些迷离,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永远不会明白……”  此时,地球的另一边,在中国的贵州省,一位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中国退役军人正在一所房屋老旧残破的小学作报告。他是这个小镇的的一位“英雄”,每年的年末都是要在本镇仅有的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做报告的。  “同学们好!”台下一片掌声。  这位只有一只眼睛的英雄身着暗绿色马裤呢将军服,前胸挂满花花绿绿的军功章正襟危坐在学校操场上临时搭建起来的主席台上,台下一群还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在满是肃杀的冷风中呆呆地望着他这位独眼“将军”,虽然他当年只是一名排长,但在这些孩子们天真无邪的视线内他是一名驰骋疆场的大英雄,叱咤风云的大将军。  战斗英雄的眼睛是在当年向越南军队的阵地冲锋的时候,被中国军队自己的炮兵由于对时间计算的不精确性而发射的炮弹炸瞎的,他的命运相对他人还算是不错的,有很多战友都在这次意外事件中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同学们,那是1979年的一个夏天,我军对越南侵略者给予了沉重的打击,敌人已经是闻风丧胆……”战斗英雄满是老茧的双手端着演讲稿,抑扬顿挫,慷慨激昂地熟读着。  战斗英雄年复一年地发表着这个相同的冗长演说,他自己有时都感觉厌倦。目前他自己做着小本生意,先前他是在镇里的企业做技工的,可是企业倒闭了,他也下岗了。但是他是个坚强的人,同时也是个有良心的人,他要从自己有限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救济自己阵亡在越南的一位战友的母亲,老太太年纪已经80多岁了,没有任何收入,民政部门一年给老人那几百块钱的烈属补贴在当今这样一个物欲横流、通货膨胀的社会里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战斗英雄自己也不富裕,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看着这样一位老人忍饥挨饿的。  “孩子们,你们是祖国的未来,是盛开在和谐社会大花园中的幸福花朵。我们要珍惜我们今天的生活,那是烈士们用鲜血换取来的。你们要用科学文化武装自己,捍卫伟大的祖国,服从党的英明领导,当敌人来犯之时,我们要拿起武器为我们的民族而战。”战斗英雄讲道。大概是冬季的南方也很是阴冷吧,他那只原本瞎了的眼睛竟然被冷风吹出了几滴浑浊的泪水。  台下掌声雷动,孩子们敬重这位英雄,更憧憬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这位英雄那样手握钢枪,奔赴战场,为党、为国家、为民族而战。  看着台下稚嫩孩子们的激动,看着他们胸前徐徐飘动的红领巾,英雄心绪万千。  “散会之后,该去看看那位老大妈了。她家的煤气可能已经快用完了吧!”英雄在心中暗自思忖着。 共 35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保守治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顶叶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