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雨果花開二度科幻再接再厲

发布时间:2019-05-02 04:09:53 编辑:笔名

繼劉慈欣憑借《三體》成為中國位雨果獎得主后,80后女科幻作家郝景芳憑仗作品《北京折疊》20日再次獲得這個科幻界的重要榮譽。

恭喜郝景芳,一名清华大学本科毕业生、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生,横跨物理、经管、文学“三体”,获此殊荣,可喜可贺。谁说文学是文科生或专业作家的专利,事实证明,一位理科生也可以玩转,而且还玩出极高境地来。特别在科学素养与想象力不可或缺的科幻文学领域,理科教育背景更是一种难以复制的优势。从毕业于水利水电学院的刘慈欣到清华大学的郝景芳,莫不如是。

从雨果奖、安徒生童话奖到诺贝尔文学奖,随着中国经济地位及影响力提升,随着络信息传播极大提速以及“零成本社会”的形成,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学作品被翻译、介绍给国外读者,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参与国际交流,这是好事。除了彰显中国文化自信,民间层面的文学相互交换对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也大有裨益。所以,我们应该利用、创造“文学外交”机会,“引进来”还要“走出去”。

回到科幻小说本身。与刘慈欣《三体》叙述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不同,郝景芳在《北京折叠》中构建了一个不同空间、不同阶层的北京,可像“变形金刚般折叠起来的城市”,却又“具有更加冷峻的现实感”。不同风格说明,科幻小说并非定于一尊,全是不食人间烟火、在未来世界里天马行空的幻想,关注社会、内窥现实的作品一样有价值。这一点,恰恰是许多国内科幻作家所缺乏的。

有科幻作品陪伴的童年是幸福的,科幻作品对启发想象、促进创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过去几十年间,中国也曾生产过大量科幻作品,陪伴了几代孩子的成长。近年来情况有所变化,作品不多,令有识之士忧心。刘慈欣此前曾对媒体表示“中国科幻仍处于不太成熟的阶段”。随着刘慈欣、郝景芳的异军突起,一批“后新生代”科幻作家正在成长,他们不断地在想象力、实验性、思想性上进行突破,努力尝试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社会应乐见科幻作家成长,并为他们成长创造各种便利条件。(连海平)

(广州)

安徽黄山风景区天女花开多重优惠酬游客
开通世博避暑专列安庆成上海旅游后花园
美国环球航海遇险少女获救后誓言将再做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