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中国核电建设布局沟通缺失

2018-10-13 07:27:31

从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县城出发不太远,跨越长江,便到了中国首批内陆核电——彭泽核电厂的厂址。

透过环绕着厂区的铁丝网,可以看到高耸的塔吊,以及挂着“中电投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九江分公司”和“国家核电”标识的活动板房。铁丝网上,每间隔几十米,挂着“危险”“禁止入内”的警示牌。两位穿深色制服的保卫人员,正在阻拦一辆未带出入证的车进入厂区。

“里面没什么好看的,画上的反应堆还没有呢。”一位别着胸牌的工人指着厂区一号门西侧的彭泽核电厂鸟瞰图表示。

环保部核安全管理司负责彭泽核电厂的项目官员封有才表示,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国家暂停核电项目建设,彭泽核电就停下来了,“福岛事故发生后什么状态,现在还是什么状态”。

由于望江县政府发出“红头文件”表示反对,这座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马当镇的核电厂,再次引发了关于内陆核电乃至整个核电的争辩。在中国,政府部门上书反对核电建设的案例可谓绝无仅有,这也为核电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

福岛核事故距今一年,中国核电建设已有回暖迹象。在这种背景下,彭泽核电厂如何直面望江的上书陈情?整个核电行业又如何打消公众的疑虑?

这份题为“关于请求停止江西彭泽核电厂项目建设的报告”的文件称,临近该县的江西彭泽核电厂项目选址阶段评估存在“人口数据失真”“地震标准不符”“临近工业集中区”以及民意调查不够公开透明等问题。

彭泽核电厂北临长江,南靠太泊湖,距彭泽县城约22公里,距望江县城则只有10公里,距望江县最近的村子更是只有3公里多。

“红头文件”的背后,是四位退休干部的合力。早在2011年7月,11页的《吁请停建江西彭泽核电厂的陈情书》(下称陈情书)就已寄至国务院、环保部、安徽省、安庆市等层面。陈情书署名为:65岁的汪进舟、原中共望江县委副书记;77岁的方光文、原县法院院长;77岁的陶国祥、原县人大副主任;70岁的王念泽、原城乡建设局局长。

陈情书指彭泽核电厂相关审批材料中人口数据“造假”,地震数据“说瞎话”,以及在公众意见调查环节用洗衣粉等礼品“贿赂”村民。

四位老人表示,写陈情书的起因,正是2011年3月的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陶国祥说,自己原先就反感长江对面要建的核电站,但“比较麻木”,福岛事故让他们觉得该做点什么。

由汪进舟统筹,四人从2011年5月开始分头工作,搜集彭泽核电的公开资料,并和国家核电建设标准、法规一一核对。退休官员的身份让他们很容易接触到相关统计数据,彭泽县方面甚至客客气气地接待他们到核电厂工地参观。

陈情书完成后,他们先是给县政府过目,县政府最初表示已知情,但没有表态反对或支持。彭泽核电厂一旦投入运营,将给彭泽带来经济上的巨大回报,望江则只能望江兴叹。

到了2011年8月,江西国防科工办和中电投江西公司到望江做彭泽核电厂安全调研,要求望江方面提供地理数据。方光文称,此时望江县政府第一次表达了对“家门口”建核电站的反对意见,并拒绝提供相关数据。

望江县政府随后组织调研,于2011年11月15日形成前述呈送安徽省发改委能源局的报告。县政府希望省里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以维护望江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据悉,一位望江本地人给她发送了扫描件。她在证实其真实性之后,觉得“又没写着机密文件”,“有必要公布出来”。

“红头文件”扩散前,苦等数月未见省内外官方回应的四位老人,已在2012年1月将他们的陈情书发到网上,但影响局限于安徽的一些网络论坛。

安徽布局

望江县政府报告网上“走红”初期,一位县政府工作人员曾经表示,该文件递交到省能源局几个月以来,县里没有接到任何回复。

汪进舟说,媒体大规模报道此事后,安徽省能源局才回应称报告已经报到国家发改委。他推测,其中的拖延应与安徽也在大力发展核电有关,“安徽自己就有四个核电项目在筹备。”

他所说的,是安徽在长江沿岸布局的芜湖繁昌、池州吉阳、安庆枞阳和宣城核电站。

芜湖繁昌、池州吉阳项目由安徽省皖能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与中广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投资建设。在皖能股份公司网站上,关于吉阳核电的最后消息来自2010年底,吉阳核电项目筹建处负责人彭伟表示,将加快项目前期进度。

值得注意的是,吉阳核电站厂址位于东至县吉阳村,距离彭泽核电站不到50公里。池州市政府网站分别于2009年6月和9月刊登其环评公众参与信息公告第1号和第2号,并于当年11月召开了公众代表座谈会。

根据官方的座谈会纪要,公众参与过程非常“和谐”。41名公众代表“来自池州市区、东至县、安庆市区、望江县”,他们“纷纷表示支持核电、盼望核电,希望吉阳核电项目早日上马。”

吉阳核电距东至县城约26.5公里,而距望江县一些乡镇不到15公里,距安庆23公里。或许是因为吉阳核电位于安徽本省,且未拿到“户口”,望江县政府方面并未对其提出公开反对意见。

随着福岛第一核电站灾难性事故的发生,安徽几个核电项目与中国其他数十个原本紧锣密鼓推进的内陆核电项目一样,再无新消息发布。

当然,内陆核电角逐并未结束。2011年11月,《安徽省“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印发,其中提及“按照国家核电的战略布局,在继续做好芜湖、池州核电厂址和安庆高温气冷堆核电项目厂址保护工作的同时,稳步推进核电项目前期工作。”

安徽省能源局电力产业发展处处长徐志表示,安徽核电“没有规划,没有时间表”,目前主要是保护好核电厂址资源,为未来核电项目建设创造条件。

沟通缺失

对于四位老人的陈情书,以及望江县的“红头文件”,各方反应不一。

一直反对内陆核电站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给他们发来邮件称,四人所写陈情书“相当有理”,并表示将设法转送国家领导人。

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办公室则致信表示,该局领导非常重视几位的意见,并作了专门批示。信中称,按照相关法规,彭泽核电厂项目需要在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办理有关水资源论证、取水许可和入河排污口设置的审批手续。目前,项目尚未通过水资源论证这一关,“我们对此非常慎重,截至当前并没有受理该项目水资源论证和入河排污口设置申请事宜。”

而据中国之声报道,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院长郑明光透露,受相关部门委托,该院近期对彭泽核电厂项目选址报告进行了二次审查,结论是选址环评不存在问题。

封有才表示,彭泽核电厂选址阶段评估报告符合相关规定。

他认为,在人口、地震等问题上,望江县对核安全法规的理解或许有误。例如,望江县将核电厂涉及人口理解为整个县域的人口数,“在我们的核安全法规中,对于区域的人口数,有一套很详细、科学的统计方法”。

封有才还说,在没有更多了解的前提下,他无法判断环评报告在公众参与方面是否造假,但目前提供的材料“经过我们审批,没有发现问题”。

各方争执不下之际,传来了中国核电建设回暖的消息。位于辽宁大连瓦房店的红沿河核电厂,于2月23日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的一期工程运行前安全评估,预计年中开始发电。该核电厂1号机组,是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第一个申请安装核燃料的核电项目。

核电安全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福岛事故之后,全国范围内开展核电厂址评估和安全大检查,环保部和国家能源局也在编制核电安全规划。

目前,彭泽核电厂开工日期依然遥远。封有才说,彭泽核电仅通过选址阶段的环评,未来还需要经过开工阶段、运营阶段的多次评价论证,才能上马。方光文透露,安徽省环保厅辐射处几位官员约见望江县环保局负责人时也曾提到,“彭泽核电厂几年内动不了工”。

在彭泽核电厂所处的马当镇,人们似乎已经将核电当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路边的灯杆上,挂着“美化核电城”的宣传标语。一家五金店的广告牌上,写着“一切为核电服务”。

34岁的当地居民付华(化名)说,她还是个小孩子时,就听说马当要建核电厂。“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刚上小学,好多飞机飞来飞去,据说就是搞勘测的。”2008年,彭泽核电厂搞“三通一平”,“很快平掉了一座山”。

当地人一直觉得,核电是彭泽的未来,会拉动当地的经济和就业。福岛核事故后,他们也有了一些担心,“万一出事,我们是不是最先死的?”

望江那四位退休老人打算将反对彭泽核电乃至内陆核电的行动继续下去。在汪进舟看来,彭泽核电厂是否停建的讨论,实际上是内陆核电存废之争。他们准备以平均年龄已经超过72岁的组合,与内陆核电打上一场八到十年的持久战。

“我们的行动分三个阶段,官道、媒道、讼道。”汪进舟说,上书陈情有关部门是第一步,通过媒体吸引关注是第二步,“如果还不行,就只能走‘讼道’。下一步哪个部门批准彭泽核电厂开工,我们就去提起行政诉讼,要告到底。”

福岛核事故之后,能源短缺的中国暂时放缓核电脚步,但国家层面发展核电的决心没有太大变化。2012年2月中旬,环保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局局长李干杰考察三门核电时就表示,要对中国发展核电的方向和目标有信心。

很多核电支持者抱怨,核电反对者在核电问题上误解重重,彼此需要加强沟通。但是,很多核电建设方和政府部门,仍未与利益相关者及公众坦诚相对,也不愿提供足够的信息。关于公开彭泽核电选址阶段环评文件更多内容的申请,就被环保部谢绝。

近日,由于一些压力,省内新闻媒体几乎对望江县的反对意见保持缄默,仅有一家都市报做了篇幅不多的报道。

四位老人感受到了这种微妙局面。方光文每天上网四个小时,在他自制的笔记本上,和他们联系过单位和电话密密麻麻地记了一页。

“上海媒体反应最强烈,来得也最多,因为长江上建内陆电站对他们的影响最大。”方光文说,稿子只在纸质版登出,没上网站,“他们要顾忌自己的核电项目嘛。”

极电机
枣庄60-90平米别墅房价
淄博手工砖
极耳机
60-90平米写字楼新楼盘
东莞理疗房
枇杷原浆
枣庄60-90平米写字楼房价
远红外理疗房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