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想當年南京夫子廟獨霸紅燈區其中以四喜堂

发布时间:2019-05-02 04:31:01 编辑:笔名

夫子廟的青樓妓院生意一直紅火,直到民國才有所收斂。民國時,南京妓院生意的共有四家。其中以四喜堂,由于四喜堂的妓女多,年齡又小,所以生意旺。

在明朝,南京秦淮河两边的夫子庙一带青楼林立,莺歌燕舞,色情业达到鼎盛。夫子庙可以算作当时中国的红灯区了。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写道:那秦淮河到了有月色的时候,越是夜色已深,更有那细吹细唱的船来。凄清委婉,动人心魄。两边河房里住家的女郎,穿了轻纱衣服,头上簪了茉莉花。一齐卷起湘帘,凭栏静听。所以灯船鼓声一响,两边卷帘开窗。河道里焚的龙涎,沉、速香雾一齐喷出来,和河里月色灯光合成一片。望着如闻仙人,瑶宫仙女。还有那十六楼官妓,新妆炫服。招接四方旅客。真乃朝朝寒食,夜夜元宵。

作者对秦淮河夜景的描述绘声绘色,堪比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文中提到那十六楼官妓,说明娼妓这一行业在明朝已被合法化。

夫子庙的青楼妓院生意一直红火,直到民国才有所收敛。民国时,南京妓院生意的共有4家。其中以四喜堂,由于四喜堂的妓女多,年龄又小,所以生意旺。另外,当年下关的大马路、商埠街一带曾是南京水陆交通枢纽,此地商贾云集,因此妓院也较多,是当时南京又一主要红灯区。

解放前夕有669家妓院

国民政府在南京定都后,为了顾及首都的脸面,也曾装模作样地出台过禁娼令,禁舞令,并出动军警对夫子庙一带的青楼妓院进行了屡次清除。一段时期内色情业受到重挫。

然而,娼妓这1古老的丑恶行当,如同寄生在社会肌体上的毒瘤一样难以除根。那边明的妓院取缔了,这边暗娼又起来了。妓女常常租住秦淮河两岸的民房中重操旧业,其卖淫行为更加隐蔽。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据当年南京市军管会对民国卖淫业的统计调查显示,当时仍有669家大小妓院,妓主(老鸨)、妓女及其从业人员共1368人。

军官姨太太沦为娼妓

民国时,南京市救济院妇女教养所,是专门收留风尘女子的机构。据此机构报告统计,首都妓女的来源很广,身份也复杂。这些流浪女中各色人等都有,当中有受家庭暴力迫害的妇人、有因生活所迫沦入妓院的风尘女子、有因天灾出外逃荒的村姑,还有被人引诱拐卖的婢女,和忍耐不了夫家虐待而私逃的童养媳等。这些人的来源多半是由警察厅、妇女会、地方法院、警备司令部从各个渠道收容后送去的。也有的人是自己主动投入教养所的。

南京解放早期进行的第二次妓女普查表明,在调查的642名妓女中,分别来自13个省、市,其中苏北贫困地区的占75%。这些妇女大多是被拐卖、被骗、被抵押而落入青楼,沦为娼妓。还有一些曾是政府官吏、军官和资本家的姨太太、情妇,遭遗弃后,为生活所迫有的流入娼门从事卖淫,或以暗娼的情势接客。

超过20%妓女选择自做

有一些妓院老鸨,以雇童年女婢的名义,将贫家幼女买断其身骗入娼门。另外老鸨往往以养女名义收养穷人家的幼女,长到11岁左右,便让这些女孩子学练吹拉弹唱,引导其羡慕繁华生活。15岁左右,便要求她们接客。久而久之耳濡目染,竟有乐于为娼者。有的女孩其实不情愿,老鸨惯用的手段是用暴力或将其用酒灌醉,迫使养女就范。

固然,妓女的全部收入归老鸨,妓女的行动受监督,几乎没有自由。这部份妓女主要是被拐卖女子或老鸨领养的女子。解放后,原在夫子庙一带风光无限的四喜堂老鸨,因逼迫过20多名少女卖淫,遭控告后被人民政府枪毙。

还有一种是自做,这种卖淫方式在民国时比例不大,但在南京解放初期,则有超过20%的妓女选择了这种方式。她们常常其实不公开自己的身份,或假装小贩,到文娱场所或游船上兜售香烟;或装成良家妇女搭讪挑逗,倚门卖笑,乘机卖淫。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娼妓问题是不可能完全得到根治的,因此成为困扰南京数百年的一大社会困难。

寒假来临别让孩子患上寒假恐惧症
滦县一金属加工厂偷排废水被警方责令停产
唐山一彩民花两元中超千万元福彩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