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一碗水

2018-09-15 09:44:36

“一碗水”是个人,是个神人!

据说只需放置一碗水,他就能从水里看出来人的前世今生。

杜奎不信,他要打破这个神话。

天光微曦,他就早早来到“一碗水”的住处。

没想到,这里已聚集了许许多多善男信女,从大厅到院坝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候的既兴奋又期待,出来的露出满意和信服的笑容。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杜奎了。他还未开口,“一碗水”冷冷地说道:“不信,又何必来!”杜奎一惊,正要开口,“一碗水”飘忽的声音传来:“你姓杜,对吧?”杜奎惊讶得张大了嘴,半天也合不拢。还没缓过神来,“一碗水”再次冷冷地说道:“你试过了,请回吧。”杜奎赶紧告罪:“大师赎罪!大师赎罪!我错了!我彻底服了!千万别赶我走!还请大师给我算算。”“一碗水”哼了一声:“要算也行,但必须对你进行惩罚。”杜奎连连点头:“我认罚!我认罚!只要不赶我走,怎么罚都行。”“这样吧,别人都是给两千,你就给五千吧。”“行行行!”“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舀水去!”

半个小时后,杜奎从人群里挤了出来,逢人就竖起拇指:“神!神人!”

人群散尽。

“一碗水”舒服地躺在沙发上,缓缓地转动水晶杯,品着血红的葡萄酒。

小徒弟凑过来:“师傅!今天真不少,十万多元呢!”

“一碗水”屈起两指弹向小徒弟的脑袋:“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这点你就满足了?”

小徒弟灵巧地躲开“一碗水”的手指:“师傅是神人,我怎能和师傅比呢?这辈子我能有师傅万分之一的成就我也就满足了!”

“一碗水”满意地说:“就你小子嘴甜。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只要能永远跟在师傅身边就是徒弟我最大的要求了,我还能奢望别的要求吗?”

“一碗水”嘿嘿了两声:“无事献殷勤,必有所求。就你这点道行能逃过本大师的神眼?说吧,为师今天高兴,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小徒弟赶紧跪下:“多谢师傅!多谢师傅!”

“一碗水”笑吟吟地扶起小徒弟,爱抚地说:“你是我的衣钵传人。今天我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顿了顿,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怎么获悉顾客资料的吧?”

小徒弟满脸钦服:“师傅真乃神人也!我这点小心思原来早被师傅看透。”

“一碗水”得意地说:“早晚为师都会传给你的,等你年长些,准备让你开连锁店,我要把网络辐射到全国,甚至到国外。今晚,为师就把神技传给你。你知道吗?那些接送顾客的司机和售票员都是我的人,每辆车上还有不少乘客也是我安排的眼线,他们的任务就是和顾客聊天获取我想要的信息。还有些眼线安插在排队的顾客群里,利用等待的时间套出我想要的信息,然后把获得的资料用手机传给我。你来这么久了,也还不知道我这张办公桌里隐藏着好几台电脑吧?”

小徒弟露出惊讶的神情:“师傅做事真是滴水不漏呀!”

小徒弟若有所思:“不过,师傅,徒弟还有一事不明。”

“讲!”

“如果顾客防范心理重,不愿透露真实的信息又该怎么办呢?该如何甄别信息的可靠性呢?”

“一碗水”高兴得直点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为师没看错你,没白心疼你!附耳过来。”小徒弟赶紧贴上去第二天,“一碗水”仍旧仙风道骨地端坐在太师椅上,莫测高深地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

“大师,昨天你帮我算,今天也让我替你算算吧。”突然,一个声音阴阴地传来。

“一碗水”心底一凛:“你,你是……”

那人缓缓抬起头来:“大师还记得我吧?”

“一碗水”差点跳起来:“是你!杜奎!”

“大师好记性!是我。”

“一碗水”不愧是老江湖了,眼珠一转:“既然你已经算过了,就不必再算了。请回吧。”

杜奎冷笑道:“我既已来了,哪会这么容易离开呢?”

“一碗水”定了定神:“说得对。你稍坐片刻,我上个洗手间就来。”边说边站起身来。

杜奎笑了笑:“想溜?你睁开眼看看。你逃得了吗?”

“一碗水”举目一看,呆住了,只见排队的顾客有大半脱下外套,露出一身警服。

“一碗水”瘫软在地……审讯室里,杜奎揶揄地说:“‘一碗水’,不对,应该叫你申军吧?”

申军没底气地说:“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有证据吗?”

杜奎笑了:“还想挣扎?没有证据我们会抓你吗?给你听听这个。”

申军听到了昨晚和小徒弟的那番对话,咬牙切齿地骂道:“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杜奎又笑了:“他没有背叛你,他是我们安排的卧底。为了对付你这只狡猾的狐狸,我们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多亏了他,才能顺利拿到你的证据。你再看看这个。”

申军无力地摆了摆手:“不看了,不就是账本吗?”

杜奎赞许道:“聪明!”

申军无奈地摊了摊手:“聪明?如果我真够聪明,能被你抓住吗?”

杜奎正色道:“你不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吗?这是你必然的结局!”

申军回复了平静:“别绕弯子了,你问吧。”

杜奎露出惋惜的表情:“以你的智商,做什么不能成功呀?为什么偏偏选择这条不归路?”

申军扬了扬眉:“你不是已经知道昨晚我对小徒弟耳语的内容吗?你还想知道什么?”

杜奎“嘿嘿”笑了:“我当然知道了,但你说的是实话吗?真人面前就别说假话了,我等着你给我答案。”

“其实很简单,我们做了长达五年的准备,申请了几千个QQ号,同城的、临近城市的几乎都加为好友,以聊天交友的方式获取信息。”

“明白了。你是不是有个网名叫‘一日’?”

“是。”

“‘二蛋’是你副手?”

“是。”

“‘三生有幸’是你的另一个副手了?”

“对。我们用数字来区分等级和识别身份。”

就在这时,杜奎的电话响了起来:“姐夫,朋友帮我把网名改了,现在我叫‘百里挑一’了。嘻嘻!很喜剧吧?”

杜奎脸色突变,手机从手中滑落,“啪”地砸在地上……

紫色隔离霜
上海PVC胶牌
瑞禾明苑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