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海军两飞行员牺牲1秒决心转弯避开人口密集

2018-11-30 19:18:49

海军两飞行员牺牲:1秒决心转弯避开人口密集区

5月的葫芦岛,天空湛蓝。

海军航空兵学院的官兵每当看到那片蓝天,眼前就会浮现那两张微笑的脸。他们一个是飞行教员姜涛,一个是学员鲁朋飞。他们曾无数次在这片碧空里飞翔。

当他们为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毅然驾驶发生特情的飞机避开居民区坠地牺牲后,他们的父母亲人、战友、家乡父老仍相信——在这片天空里,他们永远在飞翔。

危险的飞行航线——

为了避开人口密集区,他们驾驶飞机果断转弯

在飞行世界里,惊心动魄的是起飞的瞬间,扣人心弦的是着陆的航线。

姜涛和鲁朋飞的飞行生涯中,这样的时刻很多很多。然而,壮美的,却是他们在人生17秒飞出的那段航线。

5月13日,一个平常的飞行日。姜涛信心满满登上飞机。把这批飞行学员带完,他就准备与结婚1年多的妻子要个小宝宝。

鲁朋飞绽开笑脸随后登机。再飞2小时18分钟,他将突破100小时的飞行时间,鲜红的结业证书在向他招手。

13时37分18秒,姜涛、鲁朋飞驾驶的飞机在接地连续起飞中,拉出异常青烟,此时飞机距地面只有64米。37分19秒,飞机大角度右转,掉转机头180度。37分30秒,飞机进入失速状态,向地面快速俯冲。37分34秒,飞机掉入机场内的一片苗圃,坠地起火……

姜涛是一名飞行教员,对他们驾驶的飞机了如指掌,他清楚地知道,这种型号的飞机滑翔性能很好,即使发动机停车,滑翔迫降也没问题。

鲁朋飞是一名飞行学员,在地面上他曾不止一次参加爬舱跳伞训练,他一定知道,此时爬舱跳伞还有逃生的可能。

在发动机故障的情况下,强行调头,是非常危险的选择。

飞机正常转180度,需要500米半径,用时1分钟。这次带故障转弯,半径却只有200米,用时仅仅10秒钟。这,也是导致飞机完全失速的原因。

他们为什么要在生死攸关的时刻,选择这样一条危险的航线?

飞机再前行100米迫降,下方是人口密集区,学校、厂房、居民楼、医院、加油站、商业中心林立。

右转90度,飞机仍然可以在不失速的情况下迫降,但前方是一片居民区。

转向180度,是面朝机场内的方向,周边是一片树林。那儿,成了两名飞行员共同的选择。

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他们毅然决然:调头!

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副团长崔海波眼含热泪说:“从飞机异常到果断转弯,他们只用了1秒,他们避开人口密集区的决心是非常坚决的,这是英雄的‘舍命一转’!”

17秒,他们作出了人生艰难而又果断的选择;17秒,他们飞出了军人壮美的航线。

“人生的选择千万种,英雄的选择超越生死,他们展示出了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样子。”海军航空兵学院一位领导说。

追梦的军旅人生——

为了实现飞行梦想,他们毅然抉择义无反顾

有人说,在男人的世界里,都有一个飞翔的梦想。姜涛和鲁朋飞也不例外。

姜涛喜欢唱歌。他钟情的一首歌叫《高飞》,歌词写道:“我要高飞,到天空的顶点,我要飞到无人能及的视界……”战友们说,那是姜涛的理想。

鲁朋飞喜欢看书,在他的床头,总是堆满各种各样关于飞行的书籍。

团里要求每名飞行学员在床头贴一句自己的座右铭。鲁朋飞在床头贴出12个字:“好男儿来当兵,大丈夫去飞行。”战友们说,这句话代表了鲁朋飞的心声。

姜涛出生于1988年,成长在白山黑水之间。2006年高中毕业,他瞒着爸妈,义无反顾地报了名,向同学借路费到北京参加飞行员身体复检,从此开始了与蓝天碧海相伴的军旅人生。

鲁朋飞出生于1993年,成长在中原大地。小时候,他从用报纸叠飞机,到用零花钱买各种玩具飞机,飞翔的种子早已在他的心底扎根。

姜涛以优异的成绩招飞入伍。2010年6月,在初教飞行学员选拔中,他以全优成绩顺利结业。他向团里递交了一份申请书,申请书中说:“我曾无数次想象着,自己驾驶新型战机叱咤海天,与强敌斗智斗勇的情景,我申请到一线作战部队,当一名作战飞机飞行员。”

团里没有批准他的申请。时任团领导贾立新说,姜涛在飞行学员中技术,他爱动脑筋,勤于思考,乐观向上,有文艺特长,善于与人交流……如果留飞行教员,他排个。

除了这些优点之外,在贾立新和其他团领导的眼里,姜涛还有一件事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2009年的一个飞行日,飞行教员照例检查飞行学员准备情况。当他推开姜涛房间的门,看到姜涛满脸豆大的汗珠。一问才知道,姜涛肚子已疼了几个小时,他怕影响飞行,没吱声。

这怎么行?战友们七手八脚把他抬进了医院,一查,是急性阑尾炎。住了3天院,他见到医生护士就问,做了这种手术要多久才能再飞。医生说,如果体能恢复好,很快就能飞行。

为了尽快重回蓝天,姜涛加快了体能恢复训练,从慢走到慢跑,从初的20分钟到后来两个小时……手术一个多月后,他完成恢复性飞行,回到了蓝天碧海之间。

鲁朋飞高中毕业那年,爸妈希望他学医,当会计师的舅舅则动员他学财会,他却打定了主意——当飞行员。他反复做父母的工作,终赢得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俗话说,什么师傅带什么徒弟。鲁朋飞刻苦练飞行在团里出了名。这两年,吃晚饭时鲁朋飞总是匆匆忙忙,别人吃到一半他就走了。“这小子又干什么去了?”熟悉他的战友说:“他呀,又去飞行模拟教练室抢位置去了。”

听别人在背后说他抢位置,鲁朋飞大笑。他说,只要在模拟器上把每个动作练得滚瓜烂熟,在空中遇到险情就能沉着应对。

姜涛跟他的飞行学员说:“如果有一天战事发生,我希望驾机个击落敌机的就是我的学员,那该有多自豪!”

鲁朋飞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道:此生的愿望就是到火热的飞行一线,驾战机巡航祖国万里海疆,那该有多骄傲!

战友的深情追忆——

为了练强打仗本领,他们一丝不苟苦练精飞

祖国的万里海岸线上,少了两只展翅翱翔的雄鹰。翻开姜涛和鲁朋飞的飞行记录,那些航迹依然鲜活,如同他们年轻的生命。

回忆与姜涛、鲁朋飞朝夕相处的日子,学院领导、战友们都泣不成声。

在生活中,姜涛阳光开朗,见人先笑,领导叫他“涛子”,学员们叫他“涛哥”。他常说,飞行教员和学员既是师傅与徒弟,更是战友加兄弟,一上飞机,同生共死,生死相依。

然而,一到训练场上,姜涛格外严厉,是出了名的“铁血教官”。

飞行学员胡瑞说,永远忘不了姜涛教员那次严厉的批评。

那是2014年10月的一天,在一次检验飞行中,胡瑞省略了拉平带杆的过程,大俯角下冲后才将飞机拉平。刚刚着陆,姜涛一脸怒气走过来,劈头盖脸一通训。

胡瑞心里嘀咕,又没出什么状况,这样小题大做有必要吗?但看到姜涛气得满脸通红,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

当晚,姜涛把胡瑞叫到宿舍,耐心讲解着陆拉平的动作要领和不按规范操纵的安全隐患,直到胡瑞能一字不差地把动作要领背下来。

鲁朋飞的好友、飞行学员马潇说,难忘记的是鲁朋飞的那股子激情。

鲁朋飞平常特喜欢关注有关航母的。今年5月初,飞行学员要分科了,马潇问鲁朋飞以后要飞那种飞机。“那还用说,要飞就要飞航母舰载战斗机!”

中队领导收到鲁朋飞的志愿书,标题就是《我申请飞航母舰载战斗机》。中队领导说,飞舰载战斗机要求很高,要能抗眩晕,体能也要好,飞行技术就更不用说了。

鲁朋飞从此起早贪黑练起了大旋梯和滚轮。有一次,他让马潇用背包带把他绑在滚轮上,一转就是半个小时。

从滚轮上下来,鲁朋飞蹲在地上呕吐不止,战友们看他的狼狈样,笑他太认真,他却一抹嘴说:“我离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又近了一步!”

战友们说,姜涛是个完美主义者,凡事总要做到,他带的学员也是棒的。

2013年,团里新增歼击机学员初教培训任务。“双机编队”和“特技训练”是两个重难点科目。这可让姜涛犯了难,一连几天,大家都看姜涛的眉头紧锁着。

一天,姜涛和飞行教员们闲聊,听说副大队长刘飞这两个科目飞得好,他猛地一拍大腿,小跑着去找刘飞去了。

刘飞得知姜涛来意,嘿嘿一乐说:“你也是飞行教员,咋就求到我的门上来了?”姜涛答道:“这两个新的科目,我以前没飞过,教员也得拜师学艺。”

软磨硬泡了一天,刘飞答应带姜涛一起飞几个回合。

有了亲身体会,教学法又让姜涛费起了脑筋。打听到老同学陈立超带教歼击机飞行学员有一套,姜涛便登门拜访。

没过多久,两个科目的飞行要领、教学要点等姜涛都烂熟于心,首次带学员飞这两个科目,一次通过。

迄今为止,姜涛带教12名飞行学员,结业时全部为。他个人飞行1300多个小时,带教的教学小组多次被评为优质安全教学小组。

鲁朋飞追求卓越的性格也不逊色。

飞行员们都叫初教-6飞机为“母亲机”。从踏进初教-6飞机的天起,鲁朋飞就深知要征服蓝天就必须先征服这型教练机。

每天5时准时起床,背诵复杂的起落航线程序、特技动作要领、特情处置方法。白天一头扎进座舱动手实操,经常因为到了吃饭时间赖在飞机上不下来,被战友埋怨。他则满脸堆笑,连声说“对不起”。

伞降训练刚开始时,鲁朋飞有些害怕。看着战友们一个个伞降成功,鲁朋飞“压力山大”。

战友们逗他:“朋飞,别的训练科目我们都佩服你,怎么到伞降训练了,你却变成了小姑娘?”鲁朋飞眼一横:“谁说的,明天跳给你看!”

鲁朋飞勇敢地跳了下去,一次,两次……教员给他打了5分。他却坚定地说,再让我多跳几次。

悲壮的回家之路——

为了永远仰望天空,他们静静地长眠于祖国的大地

英雄匆匆而去,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姜涛、鲁朋飞的父母匆匆赶来,握着部队领导的手,老泪纵横。

姜涛的父亲见到部队领导句话是:“对不起,孩子给部队添麻烦了!”

鲁朋飞的父母交给部队领导一封满是泪痕的信,信中写道:“我们对孩子选择部队不后悔!”

姜涛的妻子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说:“爱你一场,为什么不让我给你留个后?”

鲁朋飞的哥哥嗓子哭哑了,他说:“我想去当兵,继续弟弟的梦想。”

英雄要回家了。

姜涛老家的30多名乡亲自发从阜新赶到葫芦岛,他们说,这孩子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每次回家他都抢着帮他们干农活,孩子要回来了,怎么也得接一下。

鲁朋飞的父母找到姜涛的父母,拿出2万元钱。他们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两个孩子不在了,这点钱就算朋飞孝敬师傅的一点心意。”

英雄要回家了。

航空兵学院领导与地方有关领导商量:部队把烈士送回家、地方把烈士迎回家、军地双方给烈士安好家。

5月19日凌晨4时,学院、基地的领导来了,和他们朝夕相处的战友也来了。大家整齐列队,深情送别英雄。

辽宁阜新市阜蒙县的父老乡亲夹道为英雄姜涛送行。县委领导驱车到数十公里外高速路口迎接阜蒙人民的好儿子回家。

河南焦作市博爱县的群众自发聚集到墓地和英雄鲁朋飞告别。

英雄回家了。为了永远仰望天空,他们静静地长眠于祖国的大地。(特约吴 超徐叶青)

风百叶
冲孔板厂家
手机在线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