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契合,信念。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2:20 编辑:笔名
摘要: 言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如果那样还不如杀了我呢。”他说。 “那不就结了!”柔又瞪了他一眼。 言抓了抓有些蓬乱的头发。“那个,请你吃晚饭还不行吗?”他从小就掰叱不过她,长大了依然如此。 柔坏坏的一笑,说;“吃什么我说了算哦?”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 “是的。”言心里暗叫;这回可惨了,自己下半月的生活费彻底的阵亡了。 初夏的黄昏,夕阳慢慢的下落着,街上人潮如织,车流如龙,有几许的喧闹,几许的匆忙。
穿着白色短袖T恤、蓝色牛仔裤、梳着马尾头的柔很随意的坐在马路边,一双不大但很纯净的眼睛漫不经心的看着面前穿插流动的一切,手里晃动着一瓶喝了一半的鲜橙汁。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没有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又将去往哪里。
“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言在她肩上拍了一下。
柔被吓得一下子跳起来。“死家伙,吓死人不偿命啊你!”她说着在他肚子上给了一拳,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言完全不介意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正在发怒的好朋友。“你说你哪儿像个的漫画家啊,打眼儿一看简直就是个离家出走的失意女孩儿!”他调侃她说。不过说真的,也正是因为她的淡然,她的不张扬,才会让他和她做了十几年的朋友。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啊?”柔不示弱的反驳他。“大张旗鼓的出来,用扩音喇叭告诉街上的每一个人;我是名漫画家李柔,请大家多多关照?”她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样子,非常的可爱。
言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如果那样还不如杀了我呢。”他说。
“那不就结了!”柔又瞪了他一眼。
言抓了抓有些蓬乱的头发。“那个,请你吃晚饭还不行吗?”他从小就掰叱不过她,长大了依然如此。
柔坏坏的一笑,说;“吃什么我说了算哦?”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
“是的。”言心里暗叫;这回可惨了,自己下半月的生活费彻底的阵亡了。
“走啦。”柔拉起他的手,直奔不远处的一家高级餐厅走去……
虽然是在高级餐厅,但柔没有叫什么特别贵的菜,因为她很了解自己好朋友的经济实力。
晚餐吃到一半的时候,言忽然问柔;“为什么离开江呢?我觉得你们两个挺合适的。”他静静的注视着她。
柔放下酒杯,用餐巾轻轻擦擦嘴,回答道;“我给不了他幸福,所以不如分开。”她说的干脆利落。眼睛坦率的和他对视着。
“可他一直在固执的等待着。”
“那又怎么样呢?”柔的目光纹丝不动。
是啊,那又怎么样呢?很多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何况,柔是不被束缚的个性,很难融入到江那样一个刻板守旧的家庭中去的,即使嫁过去了,她也不会快乐的。
想到这些,言笑了。“拿你没辙。就说你对那个智吧,人家不过是想见你一面,可你就是不肯!”他真的对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柔却轻松的耸耸肩。“有什么好见的?当年我不过是用书信的方式在广播节目里鼓励了他几句而已,没必要耿耿于怀的!”她冲甜甜一笑。
“你呀。”言无奈地摇头。无意的一抬头,他看见江正朝这边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比他高大一些的男孩子,相貌平平,但气质沉静。“说曹操,曹操到。”他低声对柔说。
柔立刻明白了过来,但她没动,也没做出任何反应。依旧慢慢的吃着自己盘中的食物。
“好久不见。”江来到了他们的餐桌旁。
“你好。”言礼貌的起身和他打招呼。
“你好。”江和言握了下手,然后便把目光投向了柔。“你好吗?”他轻声的问了一句。
柔淡然的一笑。“嗯,我很好。”她的语气里没有任何感情的色彩。
“柔,你好。我是智,很高兴见到你。”智微笑着和柔打招呼,他眼睛一眨步眨的看着她。
面对智,柔只是客气点点头。“你好。”
“坐下一起吃吧,来。”言招呼江和智坐下,然后又叫了两个菜和两副碗筷。
“这几年里我一直在找你,可就是找不到你。”智目不转睛的看着柔。“你那年写的那封信里的字字句句我都记得,时时刻刻都鼓励着我。”他非常激动的说。
“不必挂在心上,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柔始终都是平淡的,客气的。“我们都已经长大了,不是吗?”她轻轻牵动嘴角。
“他磨了我好久,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机会。”江不露痕迹的插话进来。“你不知道他想见你的心情是多么的迫切。呵呵-再不和你见一面的话,估计我会被他逼疯的。”
柔禁不住笑了。“为什么一定要见我呢?我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淡淡的说。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很荒谬;有些人为什么一定要强求一些东西呢?就比如智吧,和她见了面便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吗?其实在她看来,生命里有些人是不必相见的,只要知道彼此的存在,哪怕不知道对方的名字,那种心灵与心灵之间的灵性契合是很美妙的。
看着柔出神的样子,言知道这丫头的思绪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丫头,想什么呢?”他用胳膊碰了碰她。
柔一下醒过神儿来,非常不好意思的看来言一眼。“对不起。”
言看了下手表。“我送你回去吧,已经八点多了,你不是说明儿要起早赶火车去外地吗?”他说。
“好啊,我真的得回去了,东西还没收拾呢。”柔说着站起了身,并招手叫来了服务员。“结账。”
“供三百四十八元。”服务员说。
“三百五,不用找零儿了。”言把准备好的钱递了过去。
智起身看着柔,踌躇的说;“柔,我们还能见面吗?”自从几年前那次他一时情绪低落,给一位电台节目主持人写信寻求帮助,当他的信件在节目里播出后,一样是忠实听众的柔用同样的方式鼓励了他几句,而自那以后,他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有缘,自会再见。”说完,柔转身走了。
言回头看了江和智一眼,然后跟在柔的身后也离开了餐厅,而心里不禁叹息着;这是两个好男孩儿,可是他们都不明白;柔不是那种一段感情就能满足的女孩子。她有梦想,那梦想不见得有多远大,但它一直生长在她柔软的心间。也许它永远都无法实现,可她会努力追求。记得她说过;这一生如果遇不到一个愿意和她一起追逐梦想的人,她情愿一个人过一辈子!
言说柔这是矫情,而她却说这是起码的信念!
走出餐厅的时候,天上已经是一片星光灿烂......

共 22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柔不是那种一段感情就能满足的女孩子,她是个有梦的女孩,她的梦很远很大。所以他们都只是她生命的过客。小说写的很朴实也很超脱。欢迎来稿!! 【 编辑 怡然】
1 楼 文友: 2009-12-10 14:16:4 一个特别的女孩,一段不一样的描述。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儿童口舌生疮
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
儿童眼屎多
宝宝上火眼屎多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