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钟鼓楼的怀念

2018-09-14 17:31:25

钟鼓楼的怀念

    □ 梁肇佐     雷先生拄着拐杖,站在南宁市区中心的朝阳路与民族大道的交叉路口,默默地看着车来人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思索着什么。他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惘然。“就是在这里,就是在这个路口,当年的钟鼓楼就在这个地方。”他十分确信地用手指着街心说。随后,我带着他走进中山路,他对当年的一些老房子还有依稀的记忆。    雷先生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随父母离开南宁,漂洋过海到拉美的尼加拉瓜谋生的,一去就是半个多世纪,他已从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在南宁,亲人没有了,家没有了,连在心里一直高高矗立着的那座钟鼓楼也已荡然无存。几十年过去了,钟鼓楼那悠扬的钟声,与玩伴们在钟鼓楼下嬉戏的笑声,一直萦绕在他的耳畔。这几乎成为他对南宁仅存的记忆。    钟鼓楼原名平楚楼,已无法确切认定其建筑年代,只知道明嘉靖十年,南宁卫明威将军军政掌印指签事王佐铸一重达1000公斤的大铜钟挂在上面,始称钟鼓楼。此楼高10米,古朴壮观,为三层琉璃瓦建筑,每层瓦面四角均雕有栩栩如生的飞龙,楼顶为葫芦状尖顶。此楼处在当时南宁的中心,为南宁最繁华的所在。它是老南宁人心中的一块圣地,它伴着每一个老南宁人的成长和终老,也是每一个离开家乡后的南宁人梦魂牵绕的地方。就像雷先生,离开南宁几十年后,他对南宁已没有什么印 象,惟有对钟鼓楼的记忆还是那样的亲切。    当我告诉雷先生说那口大铜钟还在,现在就展示在人民公园内的镇宁炮台时,他便十分迫切地要我带他去看看,就像要去见多年不见的旧情人那样兴奋不已。面对大铜钟,雷先生端详良久,然后伸手去轻轻抹掉上面的灰尘,细细辨认上面的铭文。“是它,是它,没错,就是这口钟。”他反复叨念着。我告诉雷先生,这口大铜钟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了避免落入日本人之手,南宁人硬是马驮肩扛、车载船运,不惜长途辗转的艰辛,从南宁到百色、从百色到柳州、再从柳州到武汉,一次次化险为夷,最后又安全运回南宁。听到这里,我发觉雷先生的眼里已噙满动情的泪花。    钟鼓楼曾经是南宁最负盛名,最令南宁人引以为骄傲的著名景观。令人不解的是,南宁人既然如此钟爱钟鼓楼,如此痴情于钟鼓楼,为什么竟眼睁睁地看着当年那几个历史的败类,野蛮地拆毁钟鼓楼而不挺身而出加以制止呢?一座千年古楼,一座神圣的文化丰碑在一夜之间就没了踪影。钟鼓楼从南宁人的视线里消失得实在有点蹊跷。如今大部分的南宁人压根儿就不知道,在南宁最中心最繁华的地方曾经矗立过一座巍峨壮观的钟鼓楼。它从我们眼里消失,这还不是最遗憾的,钟鼓楼也许将要从南宁人的心里慢慢地远逝而去了,这才是老南宁人心中最大的痛。    从人民公园下来,雷先生问我,钟鼓楼这么神圣的建筑为什么要拆掉呢?市里有没有重建的打算?没等我回答,他又说,一个城市有没有钟鼓楼,是一个城市有没有历史年代的重要标志。在中国,有哪个历史悠久的城市是没有钟鼓楼的呢?    我当然十分希望重建钟鼓楼,即使异地重建也无疑很有历史价值和文化的象征意义,可我无法回答他提出的问题。我想,假如要重建钟鼓楼,那一定是市里一项重大的文化建设工程,哪里是像我这样一名普通的市民可以回答得了的呢?

温州胶体磨
江阴9千-1万120-140平米房价
桌台布材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