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网曝-“赔偿款”变“敲诈款” 河南周口一农民被公诉“勒索政府”

2018-08-10 20:40:49

新湘全媒体新湘报讯(首席 赵雪浩)53岁的农民李志洲,怎么也没想到,2012年,因为政府、法院的过错调解,赔偿给他的20万元,成了日后他被公诉敲诈勒索政府的的由头与铁证。

7月21日,微博认证为河南麟格律师事务所律师的律师姬来松,发出一条名为政府救助款称赃款,被救助农民称敲诈犯的微博,称2012年11月11日,河南农民李志洲收到镇政府10万元困难救助款,该事作为正面宣传还上了项城当地电视台!万万没想到,2015年10月22日,李志洲会因收取政府救助款一事被@平安项城以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郸城法院通知明日上午开庭,申请的证人能出庭几个呢?

微博还附带了由项城市人民检察院制作的起诉书。

这根本就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7月21日,新湘报联系上当事人李志洲的儿子李明举,他在中称,这10万元是当初我父亲向周口中院申请国家赔偿后,由周口中院出面调解给出的20万赔偿的一部分,怎么就变成了敲诈勒索政府的钱了?

的确,一笔由法院出面调解达成协议的赔偿款,缘何在4年后成为将当事人公诉上法庭的由头,其中原委,耐人寻味。

7月21日,新湘报就此事致项城市王明口镇政府,求证当年镇政府是否给予李志洲10万元赔偿补助,但其工作人员表示事情过去太久了,不了解、不清楚拒绝回应。

一场民事官司埋下的祸根

2008年,河南省项城市王明口镇袁寨村农民李志洲,被自己兄长李志中一纸诉状,告到了沈丘县人民法院。

兄弟对簿公堂,在项城本地人看来很少见,而李志洲被告的由头是因为其耕种兄长李志中的田,数年来因为种田的费用、补偿等问题,两家发生了纠纷,久决不下才诉诸法院。

同年9月10日,沈丘县人民法院判决李志洲返还李志中7.5亩田,赔偿损失24375元,并须按每年每亩田1000元的标准赔偿李志中2008年9月至返还田时的损失。

判决生效后,沈丘县人民法院委托项城市人民法院代为执行,同年11月,项城市人民法院对李志洲进行了强制执行基金公司转让
,扣押其现金1000元及农用三轮车一辆,将扣押钱财转交给原告李志中。

后来,我父亲就不服判决,上诉到了周口中院,而且中院也裁决沈丘县法院再审此案。李明举向新湘报解释,再审还没有开庭,我伯父就撤诉了案子。

此案经原告李志中主动撤诉后,李志洲同时要求项城市人民法院返还曾经被执行的钱财,最终于2011年11月5日,收到了项城市人民法院返还的31131元的被执行款。

至此,一件民事纠纷案已算了结。但在李明举看来,就是这场与大伯家的民事纠纷官司,成了父亲如今被起诉敲诈勒索政府的祸根。

20万赔偿款出炉记

事实上,与兄长李志中的官司了结后。李志洲并没闲下来,而是开始了四处的申诉、上访之路,为的是讨个说法。

而在李明举看来,父亲李志洲之所以四处是上访是因为政府、法院的执法不公。

和我大伯家的案子判决下来后,我父亲就被抓进了看守所,被拘留十五天,说是他不配合法院执法。李明举说,而且在看守所,我父亲还挨了打,出来到医院去验伤,还被政府的人四处阻挠。

当地政府的行为,激起了李志洲的怒火。

2012年5月15日,年李志洲以自己被拘留十五日,项城市人民法院与王明口镇政府对其人身权益造成了侵害为由,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随后,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出面协调、调解赔偿事宜。

经过周口中院的一番调解,原被告双方最终达成赔偿20万元的协议。

当时的20万元中,10万是项城法院出的,另外10万是镇政府出的,镇政府当时说以困难救助名义给的。李明举回忆道,所有的钱都是同一天在周口法院赔偿到位的,而且都是现金。

李明举同时向新湘报一再解释,当时的赔偿并没有协议书,都是口头达成的,但都有签字条款,但这些签字的条款只有政府有,我父亲要了射灯
,却不给。

赔偿款变身敲诈款

后来,李志洲又因其他邻里纠纷案件,又多次找到周口中院申诉、上访。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此举成了日后他被起诉敲诈勒索政府中寻衅滋事的证据。

据新湘报了解,2015年10月22日,李志洲被项城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而刑拘,随即被项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6年,该案由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指派郸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在李志洲的起诉书中,检察院指控其出尔反尔,在敏感时期(十八大召开前夕)工厂设备回收
,多次到周口中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信访局等地采取拦截领导车辆,敲铜锣,打横幅手段进行闹访,迫于信访形势和压力,2012年11月11日,项城市王明口镇政府以困难救助的形式给李志洲10万元人民币。

看看,他们就是这样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李明举对郸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内容,感到很愤怒。

新湘报注意到,这份起诉书还列举了李志洲在2013、2014年到周口中原辱骂工作人员、拦截公务车辆的寻衅滋事例证。该起诉书最终认为,李志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要挟等手段敲诈勒索公司财务,数额巨大;又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应当以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

对于此案,由于开庭在即,不便多表态,但我一直对案子的管辖权提出异议。李志洲的辩护律师姬来松对新湘报如是表示。

而也在这份《刑事管辖权异议书》中看到,姬来松律师认为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李志洲涉嫌敲诈勒索、寻隙滋事案的受害者,根据法律规定应当回避,而郸城县人民法院作为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下级法院,同样应该回避。

新湘报联系曾参与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调解李志洲申请国家赔偿案的王明口镇、项城市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却始终未有回应。

随后,新湘报就此案再次致电涉案的王明口镇政府,一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首先证实了李志洲已经被刑拘,但在核实是否由镇政府出面给予李志洲10万元赔偿补助一事上,对方以事情过去太久,都是新来的不了解,不清楚情况为由拒绝正面回应,同时表示当初参与李志洲赔偿事宜的负责人已经调离王明口镇,而此后的刑事案件由派出所经办,可前去了解具体情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