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江南小说天使复仇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7:05 编辑:笔名

五月十三日夜,花山市东城区圆梦娱乐中心华灯炫目,顾客盈门。包房里,男男女女们趁着酒性引吭高歌,阵阵歌声通过麦克风穿透贴着吸引壁纸的墙壁在走廊里缭绕。突然,一声爆响,紧接着酒瓶子乒乒乓乓爆裂的声音持续不断地从一楼储物间里传出来,随后走廊就像一条凶恶的火龙,喷吐着滚滚浓烟,毫不留情地灌进包房。霎时,咳嗽声,哭喊声,脚步声,夹杂着噼噼啪啪的烧灼声响起,转眼间,圆梦娱乐中心变成了烟熏火燎的人间炼狱。  半个小时后,火势仍在蔓延,一具具尸体被抬上了救护车,凄厉的哭嚎声在花山市的上空回荡。娱乐中心老板张强倚在火场对面街灯的栏杆上,昏黄的灯光照在死灰般的脸上,他微微张着嘴,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茫然呆滞的眼睛随着烟雾望向辽远深邃的星空,  突然,他向一辆大卡车拦腰冲去,“噗—”血花飞溅,车轮下,活脱脱的一个人被拦腰截断。五分钟后,交警赶到了,事故责任非常明显,张强系自杀,卡车司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随后,张强被殡仪馆接走了。  这场大火不仅烧毁了圆梦娱乐中心,更可怕的是仅仅九十分钟疯狂的火舌就吞噬了十条生命,其中包括圆梦娱乐中心十九岁的服务员李美顺。  5.13大火给圆梦娱乐中心带来了了灭顶之灾,却让相距五十米的温梦不夜城大大地火了起来。夜里,华灯初上,在炫目的灯光下,红男绿女鱼贯而入,包房里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在女人的脂粉味和鸡尾酒的浓香里面,商贾大亨、政界要员、流氓无赖沉迷于灯红酒绿、流光溢彩、靡靡之音里醉生梦死、乐此不疲。  217房间里却出奇地安静,除了自动麻将机稀里哗啦的洗牌声,偶尔响起一两声低低的咳嗽。四个男人神情专注地围坐在麻将机旁,坐庄的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范国锋,他身边坐着三十四岁的小玲子;温梦不夜城老板赵玉田坐他上家。其他两位是赵玉田的小舅子程刚和表哥萧方。今天,赵玉田的手气太背了,连着给庄家点重炮,一摞一摞的百元大钞经小玲子的一双玉手,转眼间装进了范局长的密码箱里。三风圈后,范局长伸了个懒腰,看了小玲子一眼,小玲子心领神会,轻轻点了点头,范局长打了个哈欠,说:“一圈,明天还有个重要会议,得起早准备材料。”  赵玉田立刻接过话头,“我看到这吧,这手气,打一宿输一宿。范局今天带电来的,一圈说不上要搂走哥几个的棺材本呢。算了,不打了,今天彻底认输!”“哈哈,既然输家这么说,那就算了,改日再陪哥几个玩!”说着范局长站了起来。  麻将散场了,范局长个走出了包房,身后跟着身材高挑,体态丰腴的小玲子。赵玉田拎着密码箱跟在身后,他挥了下手,说:“我送范局,你们就别跟出来了。”程刚和萧方退回包房里去了。  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停在门前,小玲子从手袋里拿出遥控器,手指一点,车门开了,范局长上了车。小玲子接过赵玉田手里的密码箱放在后座上,随即也上了车,一脚油门,车离开了温梦不夜城。  看着尾灯昏黄的光融进了街灯里,赵玉田长长地吁了口气,站直了身子,满脸的谦卑换成了傲慢。他迈着大步,上了二楼径直回到217房间。  程刚和萧方正搂着小姐喝酒,见赵玉田进来,放开手。两个二十几岁的小姐见状赶紧走出房间。  “他妈的,又拿走三十万!”赵玉田重重地坐在沙发上,倒了半杯葡萄酒一仰脖子喝干了,他把高脚往杯茶几上一撴,高脚杯跳了两下,身子一歪,倒了。  “这啥时候是个头啊!姐夫,这是个无底洞,我看这辈子填不满!”程刚说。  “这还不都怪你们几个废物,办事手脚不利落,要不能让他掐住脖子吗?忍了吧,不管怎样,剩的毕竟比拿走的多!”  程刚不做声了,他喝了一口酒,仰躺在沙发靠背上,咕噜一声把酒咽了下去。  “你们出去干你们的事,把绛珠给我叫来!”赵玉田右手掐在后脖颈上,左右晃动着脑袋,“让她给我捏捏。脖子僵硬,连着后背的肌肉又酸又痛  程刚和萧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前一后走出217。  三分钟的光景,敲门声响起,“老板,绛珠,可以进来吗?”  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想心事的赵玉林精神一振,冲着门外应了一声:“进来吧!”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绛珠走了进来。她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黑色金丝绒套裙恰到好处地勾勒出玲珑凸凹的曲线,一头乌黑的秀发趁着白皙的瓜子脸。她脱下上衣,抖了抖,将袖子对折,再对折,轻轻放在茶几上,然后走近赵玉田,微微俯下身来。赵玉田看见绛珠水粉色真丝衬衣领口微微敞开,裸露在外地肌肤如凝脂般莹白细腻。她将一只温软细腻的小手轻轻地放在赵玉田的额头上,柔声细语地说道:“老板,脸色不好,累了?”  赵玉田拉住绛珠的小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肌肉又酸又疼,给我捏捏!”  绛珠微微一笑,咧开的小嘴像绽开的石榴,露出两排羊脂玉般的牙齿。她在赵玉田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站起身,扶着赵玉田慢慢躺在在沙发上,然后跪在地毯上,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在赵玉田的腿上轻轻地捏了起来。  和按摩院里的小姐比起来,这根本算不上按摩,但是赵玉田就是喜欢,眼前的女孩子像五月里随风飘落的桃花瓣让他感到了温馨惬意;像夏天吹过的一缕风平复了他躁动不安的情绪。此刻,他需要的不是释放、不是燃烧,而是平静、是淡定。温梦不夜城开业半年来,天天灯火辉煌、高朋满座,营业额直线上升,大把的钞票滚滚而来。做买卖就是为了赚钱,可钞票像被大风刮来的,赚得太容易,赵玉田觉得有点不安。半年前圆梦娱乐中心的那场大火时时浮现在眼前,乐极生悲、甜中生苦,圆梦的教训让他不敢有半分松懈,他像只警犬时刻盯着监控器,细心观察着走进楼内的每一个人,对任何疑点都不放过。他不能让圆梦的悲剧在温梦重现,他不能走王强的路,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好好活着,荣华富贵有得享受。一定得打起精神,对手下人加强管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决不能让这些人毁掉我的事业!没有内贼引不来外鬼,张强的毁灭就是前车之鉴啊!”  想到这,他问道:“绛珠,近有没有人骚扰你?”正在低着头专注地给他捶腿的绛珠抬起头,莞尔一笑,“没有,没有人骚扰我!有老板保护着我,谁敢太岁头上动土呢!”  “替我留点心,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特别是咱们的服务员和外面哪个男的走得近,赶紧告诉我!”赵玉田叮嘱绛珠。  “是,我会的!”绛珠点了点头。  “好了,我要去监控室,你跟我一起来吧。”  绛珠答应了一声随赵玉田走出了217。刚来到走廊上,绛珠“哎呀”了一声。赵玉田回过头来,“怎么了?”他笑了,“忘了穿外衣,真是个小马虎。”  绛珠吐了吐舌头,赶紧返回217。绛珠那件黑色金丝绒上衣还在茶几上,她没有拿衣服,而是将手伸到茶几下面,飞快地取出一只精巧的录音笔,迅速揣进衣兜,穿上上衣不慌不忙地走出了217房间。走廊里空无一人,赵玉田已经离开了,绛珠轻轻吁了口气,步履轻盈地下了楼。  绛珠刚离开,温梦不夜城负责打扫房间的李曼走了进来。她麻利地将房间整理了一番,然后关了灯。她没有马上走出房间,而是跪下身子从门边的沙发底下掏出一只录音笔,塞进衣兜里。从关灯到走出门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动作迅速,仿佛训练有素的间谍,然后她神态自若地走出了房间。  水畔江南是住宅小区,A区四单元三楼B是温梦不夜城勤杂工李曼的家。已是午夜,四十二岁的李曼满脸倦容,正坐在水蓝色布艺沙发上将录音笔贴在耳朵边聚精会神地听着。对面贴着杏黄色壁纸的墙上挂着一幅大照片,照片里身穿白色婚纱裙的李曼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抱中,眉眼间洋溢着幸福与喜悦。  穿着婚纱的李曼不是新娘子,事实上,四十二岁的李曼从没有结过婚,照片里的男人只不过是她的情人,给不了她名分只给过她承诺的男人。“什么时候,只要你想嫁人,我会送给你我真挚的祝福,还有一份丰厚的嫁妆;你愿意守着我,除了我的爱,我会给你一个优裕的生活环境,一生吃穿不愁。”桃花依旧,可是照片里的依然相拥的男人却没有履行承诺,在灾难到来之时选择了放弃责任,自我逃避,他走了,走的那么决绝,走的那么果断,一场大火让李曼和他的爱人从此天上人间,永无相聚之日。  “他妈的,又拿走三十万!”  “这啥时候是个头啊!姐夫,这范局就是个无底洞,这辈子填不满!”  “这还不都怪你们几个废物,办事手脚不利落,要不能让他掐住咱们的脖子吗?忍了吧,不管怎样,剩的毕竟比拿走的多!”  李曼的情绪显然很亢奋,她将录音后退,又听了几遍。她关掉录音笔,对照片里的张强说道,“强哥,上帝保佑,他们的狐狸尾巴终于让我给抓住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死,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为惨死火场的十条人命报仇!”  她走到酒柜前,开了一瓶XO,柠檬黄的液体缓缓地流进透明高脚杯里。她放下酒瓶,端起高脚杯轻轻呷了一口,浓郁的酒香满口游动,顺着她的喉咙流到了胃里。杯里的洋酒喝下一半时,李曼觉得脸热热的,一行清泪顺着脸颊落在衣襟上,她没有擦眼泪,却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干。放下杯子,李曼趴在沙发上无声地抽噎起来,泪珠弄湿了她乌黑的长发,沾在了她苍白的脸上。  和张强的一次见面是在5.13圆梦娱乐中心失火前两天的晚上。  那天晚餐,张强食欲不佳,简单地吃了几口便回到客厅,慵懒地躺在沙发上。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李曼随着张强走进客厅,她在沙发上坐下,将张强的头轻轻放在腿上,两只手一下一下地在张强发烫的额头上捏着。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去参加婚礼,刚走进大厅一个小男孩走上来把新郎的胸花别在我的胸前,随后一大群人簇拥着新娘子来到我的面前,偏让我亲新娘子不可,我大声喊,弄错了,新郎不是我。一着急,把我自己喊醒了。”张强说:“今天我上网查了一下,梦见结婚说明有潜在的危机,老觉得要出什么事!”  “我们老老实实做生意能出什么事情,别胡思乱想!你是太累了,好好地睡一觉就没事了!”李曼安慰着张强。  “近,温梦的生意很萧条,我们圆梦的生意火得不得了,我担心温梦因妒生怨,会对我们不利!”  “我们敞开门做生意,客人愿意来是我们信誉好,谁又没到他们门口抢生意,他们能对我们怎样!听说温梦的老板赵玉田挺仁义,他不至于对我们采取什么卑劣手段的!”  “你不知道,他那个小舅子程刚可不是个善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几天总见他来我们圆梦,我是担心他做手脚!”“叫保安多注意就是了!光天化日之下他还能杀人放火不成!”  “也是。不说了,我要睡一觉,困了!”赵玉田侧过身子,枕着李曼的腿睡着了。  想不到第三天圆梦娱乐中心就失火了,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张强的话让李曼对温梦产生了怀疑,她要混进温梦把失火原因查明白,给张强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李曼乔装打扮到家政中心报了名,她终于等到了机会,来到温梦不夜城做了一名勤杂工。  两个月的时间,李曼把温梦的环境摸得清清楚楚,她发现被安排在217房间的客人都很有来头,基本上都是市内有点身份的人物。这些人来到这里不是唱歌喝酒泡小姐的,他们是来赌博的。令李曼吃惊的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范国锋也出现在这里,她清楚地记得圆梦失火案是范局长负责的,范局长工作雷厉风行,调查工作很快结束,对媒体宣布圆梦娱乐中心是超负荷用电引起的火灾,彻底排出了人为纵火,半个月时间就结案了。  从录音记录里看范局长是掌握了温梦不夜城老板赵玉田的犯罪证据并以此勒索赵玉田,而赵玉田他们受制于人敢怒不敢言。  “那么,办什么事手脚不利落能被范局长抓住证据进而掐住赵玉田他们的脖子呢?肯定跟圆梦失火案有关。如果这样的话,我一定要查出真相,把这些恶魔送上断头台!强哥,拼了性命我也要将他们绳之于法!我一定会做到的!”  官场上有句不成文的规矩,四十不提拔,五十不重用。已经五十二岁的范国锋凭着超强的工作能力和泼辣的工作作风打破了官场上的潜规则,深得省公安厅某位大人物的器重,被列为下届局长候选人重点考察对象。  范国锋对自己的升迁充满了期待,这么多年来上蹿下跳、左右逢源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坐上市公安局长的位置吗!多年来的铺垫,他自信自己扶正的事情是水到渠成的,更何况省里的某位领导,磕头大哥给自己看着这个人人眼红的位置呢,况且论资格,论政绩,论能力在这花山市公安系统除了他范国锋,谁敢称老大!  “小玲子,饭好了吗?我饿了!”刚进门,范国锋就喊了起来。  “好了,好了,饿痨病托生的,进门就知道饿!”穿着大红绸子睡衣的小玲子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的怀里抱着那只黑色的吉娃娃,“林姐,饭桌摆好了吗?”。  餐厅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乡下女人,齐耳的短发熨熨帖贴地掖在耳后,一身银灰色裤褂整洁干净。她站在门口,微笑着说:“玲子小姐,饭桌摆好了,您和先生请用吧!”  范局长被突然出现的乡下女人吓了一跳,“来客人了?这位是谁呀?” 共 1360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禁忌是有哪些的